挖掘好品牌,助力新创造
好品牌申报热线:130-1111-5527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品牌新闻 > 正文

过现在谋未来 行业自救路在脚下

作者:haixia004日期:2020-04-26浏览:285分类:品牌新闻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文化产业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无论是艺术创作,还是艺术生产,无论是艺术家还是经营者,如何在被动中寻找出路,如何从解决眼前到着眼未来,这成为了当前中国文化领域的从业人员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电影和曲艺两个行业入手调查,寻找如何在疫情的影响下化危为机的答案。

  电影及院线

  行业重新洗牌未来路在何方?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皆受损,电影院又成为关门最早却迟迟不复工的场所。日前,“新浪潮论坛”开通线上直播,邀请劳雷影业总裁方励、影联传媒总经理讲武生和大地院线董事方斌等嘉宾聚焦“影人自救,路在何方”的主题,希望他们对于电影业如何“生存”提供思路。

  现在

  行业最大的困惑是“不确定性”

  影院目前尚未有何时可以复工的消息,这恐怕是影院从业人士最大的困扰。大地院线董事方斌表示,影院存在房租、设备租赁、员工工资问题,目前不确定性是整个电影行业的困惑,包括影院和物业方谈的租金减免,无法谈下去;为了春节档大量采购的卖品、原材料,电影后产品都积压,很多东西无法退货,面临保质期的问题;大量影院不得不裁员。

  他说:“我们现在讲得最多的词,是生存。这个词被摆在了所有影视公司面前,特别是影投公司面前,是最现实的问题。”

  未来

  疫情带来重新洗牌的机遇

  影联传媒总经理讲武生提出的建议是目前要想办法节流,未来可以通过控制影厅数量来降低成本;影院要建立自己的会员数据平台,要有连接核心影迷的通道;未来影院要重视自己的文化属性,加强与固定观影人群之间的情感联结。

  他认为由于有了线上票务平台,很多影院放弃了自身会员数据线上经营的空间。“一旦危机来临,我们想抓住互联网的稻草,但手头没有武器。既没有平台也没有数据。未来影城要掌握自己的小数据集成,平台还是要有的,要有连接核心、骨灰级影迷的通道。过去我们放弃得太彻底了。”

  一直以来,影城都提倡多厅,但通过疫情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其实整体上座率始终没有突破20%,未来是不是可以把影厅的数量控制下来,这样可以使上座率提升,租金下降,员工总量得到控制,综合成本会不会有变化?我们要想这个问题。”

  讲武生认为,影院的文化属性在衰竭,这也是疫情之后可以改进的地方。“我们把影院当作商铺来经营,而以前我们都叫文化馆、电影文化中心,它有很多文化经营。如果周边人只把你当作观影场所,而不是当作电影文化中心,那你的亲民程度,与固定观影人群之间的情感联结就少了。”

  出品过《观音山》《后会无期》的著名制片人、劳雷影业总裁方励认为,现在疫情也是让电影业重新洗牌、重新建立生态的机遇。

  展望

  疫情是灾难也是财富

  电影业虽然受疫情影响损失惨重,但方励依然表示乐观,他说现在全球面对的新冠疫情风暴,对于电影人来说既是灾难,同时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影人们应该去感知、理解这个世界,在未来做好创作。

  方励说:“20年前我开始做电影的时候,中国没有电影市场,不还是一群人在做电影吗?那是因为你热爱电影。所以说‘路在何方’这个命题,要看你因为什么来做电影,如果你是因为热爱,路永远都有,就看你怎么定义自己。”

  也因此,对于目前的困难,方励认为也许现在就是电影人磨刀的时候。“十年后再回头看这场风暴,它是全球、全人类的。眼下我们面临的是困难,但也是给到我们电影人的巨大宝库,从这一刻起我们开始去捕捉这个世界,感受这个世界,展望这个世界,未来的制作和创作会迎来大爆发。”

  文/本报记者 肖扬

  曲艺团体

  如何适应被打破的生存模式?

  作为舞台艺术,疫情的影响毋庸置疑。很多曲艺团队和演员开始了网络直播生涯,但是他们是否具有优势,收益又如何呢?

  受影响

  开箱25天后又停演

  4月15日,西北一家相声演出团体发布紧急通知,从即日起暂时停止演出,具体开演日期等待后续通知。持有后期演出门票的观众可以等待开演以后继续使用。

  班主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是3月21日开箱的,票房一般,疫情之下,观众上座率只有四五成。而疫情前平时的上座率在七八成,周末更是达到十成。

  他还透露,“园子”一共有十四名演员,加前台办公室安保服务十余人,总共人员近三十人。疫情带来前所未有的困难,虽然社保缴纳基率有所减少,但是员工工资发放压力仍很沉重,场地的十万年租亦未减免,剧场外的商演为零。现在只能动员演员在家努力创作,企盼疫情早点过去。

  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中还发现,深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国内的相声曲艺市场大多仍处于线下停业状态。尤其是一些民营相声社所遭遇的困境表现更加突出,有的两三个月来线下演出营收为零,无力支付房租及物业费,便开源节流,提前解约。

  云直播

  打破传统相声表演模式

  好多曲艺演员待在家里,做网络云直播活动,试图用这种方式展开自救,解决生存问题。北京的相声演员高某透露,网络云直播,完全打破了观众买票进剧场、听相声演员说学逗唱这种传统的表演模式。

  “以前在舞台上,我们演啥节目甩啥包袱段子,都是提前准备好台词,主动权都在我们演员手里。现在不一样了,要与网民粉丝互动,人家给你出各种难题。”

  高某还透露,他最近做了好几场相声云直播,一场直播得3个多小时,累得他精疲力尽,最终收益却只有两三百元,付出与酬劳相差太悬殊。

  高某还表示,不可否认,一些知名相声演员凭借自身名气和本身所拥有的庞大的粉丝数量,为他的网络直播注入了流量和活力,酬劳过万。但是这样的酬劳在相声直播圈内,也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相声演员跟他一样,在直播中的收益很有限。

  对于这种自救模式下的生存现状,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李伟建则表示,疫情之下,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曲艺演员要一丝不苟地遵照演出行业疫情期间各项规定和要求,本着对大家负责对自身健康负责的态度,通过互联网和一些直播平台跟曲艺观众交流互动。

  “北京的嘻哈包袱铺、大逗相声、笑动百华等新文艺群体的年轻人都采取了网络直播的方式进行不定期的‘云剧场’演出。演出收入肯定会有一些影响。当前我们要树立长期防控的思想,把创作、学习、开辟新的市场相结合,让损失降到最低。”李伟建如是说。

  招新人

  逆势而上他们有底气

  与一些相声社、曲艺团开源节流、裁员减薪相比,西安曲艺团则逆势而上,发布招聘计划,招聘曲艺演员(相声、鼓曲演员、鼓曲乐队优先),要求年龄在16岁以上40岁以下,形象气质佳。对曲艺、相声表演有全面的理解和认识;有相关曲艺艺术学习或表演的经历,学历不限,具备舞台表演经验者优先考虑;有曲艺创作才能者优先录取。

  那么这种逆势而为的底气何在?西安曲艺团总经理苗阜告诉北青报记者,西安曲艺团混改完成后,管理层力量还比较薄弱,还未很好地适应市场化的机制,一些传统曲艺项目亟需传承与保护,一些新的曲艺艺术形式和项目还需努力开拓,这些都需要大量的曲艺人才来推动。

  “我们看到陕西援鄂医疗队凯旋后,就想做一些致敬白衣天使的慰问演出。于是向有关部门申请,在医疗队隔离期满后,终于进行了这场线下慰问演出。”苗阜称,当他看到台下那么多白衣天使给台上的演员们鼓掌、喝彩声不断,这让他重振了信心,看来憋在家里的观众也都在盼望着线下演出市场的重启。

  既然有这么大的市场需求,就应该未雨绸缪,做好曲艺人才储备工作。在苗阜看来,逆势而上招兵买马要说没有困难与压力,那是不可能的。西安曲艺团与青曲社加一起100多名员工每月的工资支出便是80多万元,虽然作为国有院团,也有一些股份分红,但是演员们要生活、要还房贷车贷,尤其在这疫情之下,生活压力更大。然而挑战也是机遇,在这时候招兵买马能够聚合人心,减少曲艺人才的流失。

  “这两天我已经接到近20个求职者的应聘电话。他们分散在国内一些城市,无事可做,在家待业,有一些还是曲艺行业内较有名气的演员。这正符合我们的招聘需求。”苗阜说道,目前曲艺团线下每周都有两到三场的演出,他们还准备跟西安话剧团合作三个话剧演出项目。另外与某电视台合作的电视节目还得继续往下做,将来这些项目都需要大量曲艺人才来完成。

  文/本报记者 张恩杰

  统筹/满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