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好品牌,助力新创造
好品牌申报热线:130-1111-5527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品牌新闻 > 正文

长江流域全面禁捕要下好“三步棋”

作者:haixia004日期:2020-06-08浏览:161分类:品牌新闻

   按照国务院部署,2021年元旦前,长江流域将实现全面禁捕,开启长江“十年禁渔”。这是保护长江、推动长江绿色发展的重大举措,也是为全局计、为子孙谋的重要决策。

  目前,长江退捕工作正在按进度推进。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已率先实现全面禁捕,上海市全域、重庆市主城区等水域实现了全面退捕;5.69万艘渔船完成退捕补偿、证书回收、船网拆解,约12.8万名退捕渔民通过就业服务、生活补助、医疗社保得到妥善安置;通过长江流域联合执法和专项整治行动,长江口等重点水域非法捕捞行为得到遏制。

  长江禁捕直接涉及“一江、两湖、七河”,包括长江干流,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乌江、汉江、大渡河等重要支流,以及鄱阳湖、洞庭湖等通江湖泊。长江禁捕涉及地域广、持续时间长,今年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还剩半年多的时间,面临不少困难。当务之急要细化配套措施,落实禁捕退捕、转产安置、生计保障等重点工作,确保渔民退得出、稳得住。

  应当看到,长江禁捕退捕和渔民安置保障不仅是产业转型工程、生态保护工程,也是民生工程、系统工程。在长江流域的11个省市中,江苏、江西、湖南、湖北、安徽5省,退捕任务量占全流域的80%以上。面对艰巨的任务,更要加大攻坚力度,将长江禁捕和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纳入地方政府绩效及河长制、湖长制考核体系,压实相关县市主体责任,把任务细化到乡到村,把政策落实到船到户,具体要下好“三步棋”。

  第一步要确保退捕渔船和渔民基础信息全面准确。要以合法持证捕捞渔船数量为基准,全面核查渔船渔民基本情况,做好补助对象资格认定、条件核实等工作,做到精准识别、公开透明。及时将渔民享受退捕补偿、安置保障、帮扶救助等情况公开公示,接受群众监督。要摸清查准退捕渔民的家庭人口、生活状况、转产去向、帮扶需求等,确保数据全面准确,不漏一户、不落一人。

  第二步要加快推进退捕渔船回收处置。各地要明确已退捕、待退捕等各类渔船名录,及时组织收回退捕渔船,加快推进渔船退捕工作。对已退捕的渔船,要严格按照规定,收回捕捞许可证和渔船,尽快发放补助资金,及时销毁捕捞网具、拆解渔船。此外,除“一江、两湖、七河”等重点水域外,要统筹一些省内重点河流、湖泊等“其他水域”禁捕工作,逐步取消以天然渔业资源为捕捞对象的生产行为。

  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要妥善做好渔民转产安置,这也关乎禁捕退捕成败。要针对渔民年龄层次、就业技能等不同特点,实行分类施策、精准帮扶,确保渔民上岸有出路有收入。要将退捕渔民全面纳入各类技能培训范围和职业介绍服务,重点培训适合渔民特点的水产养殖、水产品加工等实用技术,帮助开辟就业创业门路。支持龙头企业、电商平台等,带动退捕渔民发展畜禽水产养殖加工、生态增殖渔业、休闲旅游等,拓宽转产转业渠道。

  在实际工作中,全国近30万名退捕渔民中不乏各类困难群体,他们难以依靠自身来维持生计。对就业困难的渔民,要通过设立公益性岗位予以安置。对符合条件的退捕渔民,要通过政府补贴、补缴的方式,加强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对生活特别困难、患病、无再就业能力的渔民,要加大救助力度,与扶贫、低保相衔接。(乔金亮)

  江西:加大执法力度 整治违法捕捞

  本报记者 赖永峰 刘 兴

  “空前严格”的禁捕方案为长江摆脱“无鱼”的窘境带来了希望,许多渔民听从当地政府的安排销毁船只、转产转业,但也有渔民转入“地下”,与执法部门“斗智斗勇”,偷捕、私设暗网和地笼的现象时有发生。

  禁捕能否禁得住,不仅关系到长江生态治理的成败,还是对当地执法部门管理水平的考验。面对违法捕捞,水上执法部门有哪些应对之策?5月19日,记者来到江西九江长江岸线,近距离了解水上执法情况。九江彭泽县位于江西最北部,隔长江与安徽望江县、东至县相望,长江岸线约46.5公里,地理位置特殊,打击违法捕捞行为的难度大。2018年10月,彭泽县通过整合渔政局、海事局、河道局和水上公安等9个水上相关部门的力量,成立了水上综合执法中心。目前,水上综合执法中心保持每天至少8人值班,同时还配备了8艘巡逻艇,工作人员可以开展常态化巡逻。

  “过去渔政部门人手不足,加上各个部门分散办公,从接到举报到赶到事发地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导致经常扑空。”彭泽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吴海清说,组建水上综合执法中心后,建立了常态化的巡逻和快速处置机制,今年已经进行了120多次联合执法,每次至少有6个不同部门的工作人员参加,处理举报的效率从过去一个半小时提高到目前的15分钟。截至目前,今年还没发现违法捕捞行为。

  除了建立常态化的巡逻和快速处置机制,彭泽县水上综合执法中心还在违法捕捞行为多发地点设立了执法驻守点,棉船镇位于长江冲积岛上,四面环水、河网密布,鱼类资源丰富,成为违法捕捞的多发地。为了做好岛上的禁捕工作,水上执法中心在棉船镇成立了驻守点,安排渔政局、河道局和水利局共7名工作人员24小时轮流巡逻。此外,彭泽水上综合执法中心还与隔江相望的望江县渔政管理部门开展合作,实现不分水域、信息互通,提高打击违法捕捞的效率。

  通过整合各部门力量成立水上综合执法中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执法部门人手、设备不足问题,但九江拥有152公里长江岸线,依靠行政执法队伍的力量远远不足以杜绝违法捕捞现象。因而,公益组织的踊跃参与,弥补了行政执法队伍人手不足的短板。

  今年50岁的杨法林是九江濂溪区人,17岁开始打鱼,2017年加入了江豚保护志愿者协会,并于今年1月份受聘为护渔人,每月有2500元工资。杨法林告诉记者,他年轻的时候,一网能捞四五百斤鱼,一天能挣上千元。但后来鱼越来越少,一网下去一斤鱼都打不上来是常事,渔民的收益大不如前。有的渔民为了增加收益,制作了被称为“迷魂阵”的渔网,这种网不仅网眼小,而且大网叠小网,大鱼小鱼一网打尽,严重破坏鱼类的繁衍环境。

  迫于打鱼的收益越来越少,很多渔民主动“洗脚上岸”,有的去工厂实现了从渔民向工人的转型,有的跟杨法林一样成了护渔人。依靠对水域的熟悉,杨法林和他的朋友们经常于夜间穿梭在长江和鄱阳湖流域,搜寻渔民布置的渔网和地笼,发现有违法捕捞的情况及时出面阻止并向渔政部门汇报。

  执法部门在加强与社会公益组织合作的同时,也鼓励群众积极举报违法捕捞的行为,如果举报属实,可以获得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奖励。活跃在长江和鄱阳湖的众多护渔志愿者和群众成了水上执法人员的“千里眼”“顺风耳”,不但违法捕捞的现象少了,而且私布渔网、地笼的现象也少了。

  “禁捕退捕期间,严禁一切捕捞行为,违法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5月19日,濂溪区水上综合执法中心的工作人员正一边操纵无人机一边向渔船喊话。濂溪区公安局水警大队大队长陈申进说,无人机主要起威慑作用,巡逻艇无法到达的地方,可以通过无人机拍照取证。除了无人机,濂溪区还在管辖水域安装了19个监控摄像头,实现了24小时监控。

  无人机、监控摄像头的使用减轻了工作人员负担,加强了河道监管力度。但记者也注意到,因为价格高,无人机与监控摄像头并没有全面普及,大部分水域还是主要依靠人力管控。“下一步,我们将加大渔政执法力度,持续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推广应用现代科技技术增强执法监管效能,确保退捕水域执法监管落实到位。”吴海清说。

  湖南:精准识别渔民 有序回收渔具

  本报记者 刘 麟 谢 瑶

  近日,2020年洞庭湖“清湖行动”在湖南岳阳启动,岳阳、常德、益阳及16个县市区调集12艘船艇采取集中巡护执法,对东、南、西洞庭湖全水域实施为期12天巡察,按照“非法网具一律拆除、涉渔‘三无’船舶一律扣押拆解、非法捕捞渔船一律扣港查处、涉嫌犯罪的一律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要求,依法严厉打击各类非法捕捞等行为,全面清理整治禁用渔具和非法捕捞渔船,保护水域生态环境。

  湖南是内陆渔业大省,也是禁捕退捕大省。今年1月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湖南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的通告》发布,当日零时起湖南省44个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自然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涉及46个县市区;自2021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湖南段、洞庭湖、湘资沅澧“四水”干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将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涉及32个县市区,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

  为“守护好一江碧水”,湖南省委、省政府成立禁捕退捕工作领导小组,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发展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高效发展。

  精准识别退捕渔民身份,是完成退捕任务的基础和前提。通过《捕捞渔民基本情况摸底调查方案》,湖南明确了持证专业渔民、无证专业渔民、持证兼业渔民、无证兼业渔民的政策界线,建立了精准识别的标准。通过摸底调查、“回头看”和精准复核三轮比对审核,全省共核定专业渔民10349户、渔船14976艘;持证兼业渔民9185户、渔船12067艘;无证兼业渔民23779户、渔船27297艘。2020年1月,湖南省农业农村厅下达全省退捕任务清单,共需退出渔民19534户,渔船27043艘,并在长江办渔船信息管理系统中完成建档立卡。

  “我们祖祖辈辈都是渔民,所以现在禁渔了还是会有点难过。但我们相信政府相信政策,可以帮助我们渔民顺利‘上岸’。”2019年11月5日,湖南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渔具回收暨协议签订现场会在益阳市资阳区举办,当地渔民代表刘民安自愿提交了退出捕捞业申请书,上交了渔船牌照和渔具,并签下退捕协议书。

  “船网回收拆解是促进渔民离水上岸的关键环节,也是湖南禁捕退捕第二阶段的主要任务。”湖南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渔船网具回收拆解工作围绕4个方面进行,即“收什么”,对专业渔民和持证兼业渔民,统一回收渔船网具、船舶证书和渔船牌照;“如何收”,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对退捕渔民的捕捞渔船网具进行评估,评估结果进行公示;“如何补”,根据公示结果与渔民签订协议,统一发放补偿资金;“如何拆”,由政府采购的专业拆解机构拆解回收的渔船,并做好环保和安全事故防范工作,确保工作推进有序、渔民利益保障有力。

  10年禁渔休养生息,也让漂泊的渔民迎来了新生活。家住益阳市资阳区清水潭村的蔡朝辉、臧雪兰夫妻二人在洞庭湖捕鱼30余年,是资阳区最后一户上岸渔民。2019年12月20日,夫妻俩撒下最后一张网。“昼夜颠倒的生活模式,经济不稳定的状态,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捕鱼这个行业真的太辛苦,我们也不愿让后代干这行。”臧雪兰说,在上交所有渔具渔船后,他们得到了五万元补贴。蔡朝辉告诉记者,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夫妻俩分别参加了家政和河道保洁培训。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退捕渔民退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湖南出台了7个方面的保障政策和措施,对退捕渔民坚持市场就业与政策帮扶就业相结合,采取“送服务、送培训、送政策、送岗位”等措施,分类精准施策,引导退捕渔民转产安置,退捕专业渔民自愿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或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行财政资金补助和个人缴费相结合方式入保。目前,湖南转产就业和社保政策已启动实施,湖南省财政厅已下拨中央和省级用于退捕渔民船网回收处置、转产转业、社会保障、职业技能培训、困难人员基本生活保障等补助资金16.92亿元,其中省财政配套资金1.65亿元。岳阳市组建“护渔员”队伍,拓宽渔民转产就业渠道,岳阳县、君山区和南湖新区率先聘用退捕渔民60人成为“护渔员”,本年度计划将“护渔员”队伍发展至180人。

  截至5月20日,湖南78个退捕任务县市区已完成签订退捕协议15874户,完成率81%;回收捕捞权证14768本,完成率85%;渔船回收拆解21031艘,完成率78%,将在年底前全面完成重点水域禁捕退捕任务。

(责任编辑:刘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