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好品牌,助力新创造
好品牌申报热线:130-1111-5527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品牌新闻 > 正文

歌手落幕新声登场,综艺皆想出圈

作者:haixia004日期:2020-12-25浏览:304分类:品牌新闻

  《这就是街舞3》剧照

  2020年的综艺市场,依然是一场追逐流量与话题的真人秀。

  《乘风破浪的姐姐》让30岁+的艺人以年轻人喜爱的偶像选秀方式练习唱跳、竞争成团;《演员请就位2》等演技综艺,把难有统一标准的演技,放到量化的舞台上评判。错位带来冲突感让节目话题不断,团魂和演技成了噱头。

  《乐队的夏天2》让观众记住了红色塑料袋和人字拖,至于成立了十多年的“五条人”有哪些作品,仍是不那么大众的冷知识;应对疫情而生的“云录制”综艺火爆一时,但几个月后回看,已成转瞬即逝的“小浪花”。火与不火,终究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疫情助推了直播带货热潮,看似综艺形式创新,内在只不过是“谁红请谁”的规则之下,直播带货与主流综艺共谋的一场流量大餐。

  这一年,有别离也有新生。传统音乐综艺《歌手》录制7季之后宣布完结,陷入低谷的说唱综艺却凭借“万物皆可说唱”的《说唱新世代》崛起。主流综艺费尽心思揣摩讨好年轻人的喜好,新世代却用自己的方式宣告:他们关切社会现实,和所有人并无不同。流量和话题为导向的年度综艺名利场落幕之后,人们赫然发现,人类的悲欢有时相通,后浪和前浪一直奔涌在同一条河流。

  #姐姐破浪哥哥追光#

  用年轻文化探讨中年危机

  没有人能够永远年轻,影视剧的观众却可以,主流观众群不过是从一代年轻人换成了下一代年轻人。当新生代流量艺人为粉丝的疯狂而烦恼时,青春不再的明星们却因为工作机会的减少而神伤。中年危机来势汹汹,综艺节目提供了化解之道:新瓶装旧酒,向年轻观众靠拢,和“后浪”奔涌在同一条河流。

  《乘风破浪的姐姐》,用年轻观众热衷的偶像选秀方式包装30岁+的艺人。当姐姐们像20岁的少女一样努力唱跳成团,这样的反差天然具备了很高的话题度,诸多沉寂已久的姐姐因此翻红。“姐姐”之后,《元气满满的哥哥》《追光吧哥哥》相继播出,但都未能达到前者的热度。

  #歌手明年不做了#

  传统音乐节目持续低潮

  《歌手》开播七年后宣布完结,这只是传统音乐综艺节目持续低潮的一个缩影。和当年《歌手》《中国好声音》能够持续多年走红相比,近年来新开发的音乐“综N代”寿命越来越短,成功率大幅降低:《中国梦之声》播出两季后便开启“衍生”模式,推出选秀类的《下一站传奇》;《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仅播出一季就再无下文……

  视频网站2015年后,制作推出了品类繁多的音乐综艺节目,比如《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明日之子》等。这些节目更注重“网感”,分走了《歌手》等传统音综的年轻观众群;它们更加垂直细分,嘻哈、乐队、美声类的选手有了更专业的选择,客观上分薄了传统音综的潜在选手。

  #说唱是表达#

  说唱节目步入市场竞争天花板

  今年是说唱类综艺上线数量最多的一年,颇具影响力的至少有3档——《说唱新世代》《说唱听我的》和《中国新说唱2020》;今年也是说唱类综艺口碑破冰的一年,《说唱新世代》豆瓣评分9.3,《说唱听我的》6.7分,而《中国新说唱》前两集豆瓣评分最高5.3。

  虽然是个说唱歌手就喜欢把“Keep real”(保持真实)挂在嘴边,但真正让说唱摆脱大金链子、香车美女的固有标签,是跟真实世界高度关联的《说唱新世代》。那些说唱选手,在《说唱新世代》里表达他们对社会的看法,引发了广泛共鸣。

  #郭敬明李成儒和解#

  演技综艺引发争议

  演技不像数学题,它没有对错之分,也没有统一的尺度。当不能简单量化的演技,被综艺节目放到简单量化的舞台上进行评判,那注定只能成为一场用话题博眼球的娱乐圈真人秀,与表演本身关系不大。就像演技类综艺已经火了好几年,节目里富有争议的戏剧化事件远远比对演技本身的讨论更吸引关注——从初代演技类综艺《演员的诞生》里的章子怡扔鞋,到今年《演员请就位2》中郭敬明与李诚儒互呛又和好。这类综艺里,引发争议的永远不是演技,而是由演技引发的争议。

  #薇娅综艺直播卖货#

  直播元素联动主流综艺

  以薇娅为例,今年参加了《向往的生活》《极限挑战》《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等多档老牌主流综艺节目。综艺节目需要新鲜话题和流量明星。而薇娅、李佳琦等明星主播希望借助主流媒体平台拓展粉丝圈层,获得更广泛的大众和资本的认可。双方的“联姻”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共同造就了直播元素和主流综艺联手收割流量的奇观。

  #李维嘉妈妈好好笑#

  疫情催生线上云录制

  今年年初的新冠疫情让文娱行业停摆,电视台和视频平台陷入“内容荒”。但也催生了一大批云录制的综艺节目——《嘿!你在干嘛呢?》《我们宅一起》《宅家点歌台》《好好吃饭》《鹅宅好时光》等。外号“小燕子”的李维嘉妈妈,在《嘿!你在干嘛呢?》中语言质朴逗趣,成为疫情期间“云综艺”红人。线上云录制始终只是应急之策,通过这种方式制作的综艺节目质量有硬伤。疫情控制之后,观众开心地回归到原来的观影习惯里,并没有人怀念云录制。疫情让大家意识到,人类的肉身是如此脆弱,但习惯却是如此坚韧,难以改变。

  捞五条人的夏天

  乐队综艺火了乐队?

  《乐队的夏天2》里的“五条人”深受观众喜爱,但老是被淘汰,观众只好通过投票把他们一遍一遍“捞”回节目里来。两季《乐队的夏天》综艺,客观上带火了“五条人”、“九连真人”、“刺猬”、“重塑”等原本不太大众的乐队。但这种大众层面的“火”,对乐队本身的音乐艺术价值没有任何改变。因为看综艺节目而成为乐队“粉丝”的观众,很难转化成能够理解他们音乐创作想法的真正“乐迷”。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数据整理/张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