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好品牌,助力新创造
好品牌申报热线:130-1111-5527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品牌新闻 > 正文

价格只降不升 8000亿车险市场改革“读秒”

作者:haixia004日期:2020-07-10浏览:236分类:品牌新闻

“车险综合改革”的靴子终于要落地了。7月9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不同于以往商业车险费改,此次综合改革将“铁打”的交强险也囊括其中。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称,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所有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

20万交强险责任限额

自2006年7月1日上线运营以来,交强险减轻了事故车辆车主的经济负担,同时也在最大程度上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及时和基本的保障。然而,其保障额度一直未有变化备受诟病。伴随着车险综合改革起步,市场上的“增保”呼吁被最先响应。

《意见稿》将拟分别提高交强险和商车险责任限额,并对费率各自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以提升交强险保障水平、拓展优化商车险保障服务。其中,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包括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8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0.2万元不变。同时,无责任赔偿限额按照相同比例进行调整,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000元提高到18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100元不变。

爱问保险CEO庞博表示,交强险限额提升,有利于许多单保交强险的消费者群体提高责任保障,以减少风险事故发生后所造成的经济负担,同时可以更好地保护第三者的利益,且由于是强制性的保险,必然会给消费者带来实惠。

同时,《意见稿》还提出优化交强险道路交通事故费率浮动系数的措施,在费率调整系数中引入区域浮动因子,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

而对于商车险责任限额的提升,《意见稿》支持行业将示范产品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保障额度提高的同时,《意见稿》还拟扩大商业车险的保障责任,如提出将车损险主险条款增加7条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高责任限额可以满足消费者更多的保障需要,也能助力维持保险业务规模。费率调整机制更为市场化,一方面有利于消费者的保费与风险更好地匹配,更享受差异化丰富化的产品服务,从而提高福利,另一方面为财险公司竞争大幅放开了手脚,从而优化保险资源配置,加快优胜劣汰。

降费用率抬赔付率

由于当前车险市场高定价、高手续费、服务争议等问题较为突出,此次车险综合改革中,银保监会将“降价”作为这次改革的阶段性目标之一。

《意见稿》拟建立每2-3年调整一次的商车险行业纯风险保费测算的常态化机制,并准备合理下调商车险附加费用率,引导行业将商车险产品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适时支持财险公司报批报备附加费用率上限低于25%的网销、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

此外,《意见稿》还准备采用逐步放开自主定价系数浮动范围、优化无赔款优待系数、科学设定手续费比例上限等方式,对商车险费率进行调整。在比较关键的“自主定价系数”上,本次改革选择分两步走,第一步将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确定为0.65-1.35,第二步根据改革进展情况再适时完全放开。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主要测算数据,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所有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

不过,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也提醒,这次改革根据实际风险状况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可能有少数消费者会出现签单保费价格上升的情况。“一方面,这符合风险定价原理。从市场化改革方向来看,应当根据行业实际风险及时测算更新基准纯风险保费,财险公司在此基础上再结合自身业务风险特点来确定保费的涨跌。另一方面,增设平滑机制。考虑到大数法则原理和车种车型实际情况,在测算基准纯风险保费时增设了平滑机制,基本可以做到各车种、各车型的基准纯风险保费不上升。”该负责人补充道。

保费规模或下滑

车险综合改革事关几亿车主外,还影响着8000亿元的保费市场。那么,对承保利润刚见起色的车险市场,究竟是利好还是“利空”?本就叫苦不迭的中小财险公司,经营会“如沐春风”还是“寒冬将至”?

对此,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直言,保费规模可能出现下降的情况。这次改革预定附加费用率下调至25%,改革后商车险基准保费价格将大幅下降,行业整体车险保费规模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同时,改革后一定时期内可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5-2018年我国车险综合成本率分别为99.4%、99.1%、99%、99.9%,处在承保盈亏平衡点附近。2019年车险综合成本率下降至98.6%,今年1-5月受疫情影响继续下降至95.8%。

“由于这次改革力度比较大,简政放权比较多,如果市场主体不够理性,配套监管措施又跟不上,短期内市场有可能出现‘一放就乱’的现象,导致行业性承保亏损,甚至影响理赔服务质量。”上述负责人直言。

此外,随着市场化竞争的推进,许多行业中“强者恒强”的现象日益明显。财险市场也是如此,中小公司整体处于劣势,经营普遍比较困难。上述负责人也预计,改革后,市场主体会加剧分化,有些竞争力不强的中小公司经营会更加困难,但这是市场机制下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也有利于倒逼其专业化转型。

庞博也认为,对险企来说,下调商车险费率、引入费率浮动系数和放开浮动范围结果必然是赔付率的升高,倒逼整个车险行业费用率下降,特别是电网销渠道可以拥有更低的附加费用率,更表明整个车险市场降低中间费用是个必然的趋势。对于中小公司而言,其无论在渠道建设,还是在直接触达用户方面都有着先天的劣势,在市场费用率下降的大趋势下,更要求中小公司必须要思变,要思考如何通过更好的服务去触达用户。

不过针对中小财险公司经营困难等问题,《意见稿》也提出了相应支持政策,包括支持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给予更加宽松的附加费用率等监管政策,适当降低偿付能力监管要求。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财险公司来说,尽管保费规模有所下降,但投保率上升、保额提升、新车增长和档次提高也会有所对冲。由于车险价格回归合理水平,以各种违法违规手段套取费用的现象将明显减少,可以减少跑冒滴漏和税务支出,降低合规风险,改善行业形象。

此外,银保监会也要求各方面机构明确职责分工,并相互配合,其中监管部门要发挥统筹推进作用、财险公司要履行市场主体职责、相关单位要做好配套技术支持,如鼓励财险公司调整优化考核机制,降低保费规模、业务增速、市场份额的考核权重,提高消费者满意度、合规经营、质量效益的考核要求。

(责编:李栋、值班)